不同时期室内陈设与色彩发展的特殊性

发布时间:2019-03-11 10:21阅读:130次

  从远古时期形成的危坐式,经过魏晋隋唐和外来文化的影响,直到五代时期定型为高坐型室内空间,北魏是很关键的转折期。本文将这一阶段室内空间中的室内陈设、室内色彩进行较为清晰的陈述,从而继承室内文化,并充分发掘利用,以期古为今用。

  处于过渡阶段的魏晋南北朝室内设计发展情况错综复杂,一方面是旧有的元素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另一方面又有新的元素不断混合进来。这其中除去民族因素、宗教因素、域外文化等多重影响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由于政治上的南北分治造成了社会文化与生活习俗的演进在地域发展上的不平衡性,更增加了本时期室内陈设与室内色彩发展的特殊性。

  1 室内陈设

  1.1 帷帐

  帷帐,是魏晋南北朝室内各种功能空间组织、划分最主要的手段。通过帷帐的分割、限定、围合,创造了有别于建筑围护结构的室内环境。室内张设的帷幔,在建筑内部空间中担当组织各种功能空间的重要作用。通过层层帷幔的布置,建立起内外有别、尊卑有序的空间次序,满足了人们在心理上、身理上以及礼仪制度等各方面的需要。此外,大面积的织物张设,为室内空间的装饰提供了一个统一的色调。帷帐的特征:首先,帷帐在早期建筑室内环境中的应用具有通用性。其次,帷帐的装修具有较强的装饰性。最后,帷帐装修张设便捷、易于更换,具有可移动的灵活性。

  1.2 屏障

  在室内空间的中间层次中,帷幔是空间秩序最主要的组织者,屏障虽不像帷帐那样可以提供比较明确的空间场所,但它的行为活动提供了一个特定的空间位置标记,使空间场所与行为活动产生相互对应的关系。屏障对室内空间的限定以隔而不断为特征,在满足不同空间使用要求的同时,并不破坏 原有空间的完整性,仍然是原有空间的一部分,表现出阻隔与联系、局部与整体的辩证关系。正式屏障对空间限定于组织的不确定性,使得室内装修方式发生转变,高足家具兴起以后,它仍然是活跃于室内设计舞台上的构成要素。

  1.3 家具

  魏晋南北朝时期家具的发展,首先归因于人们起居观念的转变,汉地长期以来遵循的跪坐礼俗从这时开始瓦解。这种转变,在南北方社会的发展状况并不完全一样。跪坐起居礼俗,在东晋南朝的统治区域,被较大程度地延续下来,而在北方地区,则逐渐弱化,趋于瓦解。生活观念转变,促使人们对室内陈设的选择,发生了根本改变,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室内面貌也因此为之一变。

  2 室内色彩

  2.1 建筑构件的色彩

  首先是墙壁北朝建筑延续了秦汉以来的风格,墙壁一般都使用夯土作为构筑墙壁的材料,墙面的色彩主要使用白色,而楹柱涂朱或赭石,二者在色彩上“温润明朗”,明快素雅。此外,南朝宫殿建筑中,墙面施青漆的做法使其建筑的主色调转以冷色为主,颇为令人瞩目,是南北朝时期的一种新的建筑装饰风格。其次是木构件颜色上的体现主要表现在彩画上面。早期主要是黑、白、红三色,后期青、绿、黄等色彩开始杂用,呈现出比较新颖丰富的色彩。

  2.2 帷帐的色彩

  魏晋南北朝时期,政权更替频繁,所以许多统治者在夺取帝位的初期,有前车之鉴,多务求节俭朴素。在帷帐织物色彩的选择上,使用单一的素色、冷色,材料质地选用布帛一类,而少用丝绸锦绣。因而,宫廷室内装饰的帷帐颜色,取白、黑、青、黄诸色,而不是使用朱、绛等鲜艳、刺激的色彩,被视为是节俭的体现,成为史家歌颂的典范。相信这几种颜色也是普通家庭室内帷帐可以使用的常见色彩。但实际生活中,南北朝大多数王宫贵族、公卿士大夫的宫殿、宅邸,室内所张设的帷帐还是以追求色彩艳丽为主,特别是以红色为主的饱和色彩,在视觉上给人以扩张感、活跃感、温暖感,所以往往成为高贵、华丽、喜庆的象征,而为上层贵族所喜爱。在红色的主调以外,帷幔织物上还以诸杂色如绿、青、白、黄互为映衬。

  2.3 屏障的色彩

  魏晋南北朝时期,屏障上大多装饰绘画作品,同一空间,由于屏障绘画不同的题材、内容,往往会产生不同的心理感受。加之,各种绘画装饰本身即是文化长期选择和艺术处理的结晶,具有集中的典型的意象,从而帮助屏障成为渲染室内环境气氛的重要表现手段。北魏室内屏风大多设色浓丽,而南朝的屏风喜用的色彩似与北方略有不同,相对比较清冷沉静。

  室内陈设方面由于北方跪坐礼俗的瓦解,促成了魏晋南北朝新的家具门类――椅凳类的形成,对家具设计的发展贡献较大。同时新的家具类型广泛应用,如高形家具与床榻的组合,胡床与案的组合等,室内环境因而呈现出崭新的面貌,开启了后世高形家具组合的先河。室内色彩方面帷幔帐幄艳丽的色彩,且吸取了些来自中亚、西域等地区的图案样式与装饰观念,表现出胡汉杂糅的混合特征,细致的图案以及丰富的缀饰成为室内陈设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网址:www.liangdiandesign.com
 
  咨询电话:010-85376870